长春摆渡工场总经理王光明感慨
2019-11-17 12:2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为支持东北地区的创业创新,国家决定将中关村自主创新示范区有关试点政策向东北地区推广。目前,国家级自主创新示范区仅有中关村、武汉东湖、上海张江和深圳。但国家政策再好,地方没有内生动力也无济于事。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目前在东北地区是星火点点,尚未形成燎原之势。首先就是投入不足。以辽宁为例,根据辽宁社科院副院长梁启东提供的数据:辽宁省研发经费不足广东和江苏的1/3,占gdp比重仅为1.57%,比全国平均水平低0.41个百分点,发明专利仅为江苏的1/8,占全国的3.7%,排名第15位;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有研发机构和活动的仅占2.7%和4.5%,在全国排名第31、30位;装备制造业配套零部件60%需要进口。

东北经济,已经走在了创新的路上。但是,人们还是普遍认为,创新环境并不理想,不要说与北京、深圳相比,就是与中西部地区相比较,也有一定差距。这是为什么?

一家外地知名药企在漠河北极村建设医疗养生院项目,总投资2.5亿元,是整个漠河近年来最大的投资项目。项目一开工,企业遇到一个没想到的大难题——缺人,基本上招不到建筑工人。人们都要找个“正式单位”,就是找不到也不愿意干建筑工。施工单位只好从河南调集农民工,施工成本自然增加了很多。

几年前,一个同事的老父亲退休后从东北某中等城市到北京生活,一见驾校广告就迫不及待地报了名。同事奇怪:“咱老家那儿没有驾校吗?”他父亲回答道:“谁去驾校学车?丢不起那个人!”尽管托人拿执照花的钱可能远远超过驾校的学费。遇事不是先走正常程序,而是求人“对缝”,在东北一些地方成为很多人的“潜规则”。这种社会习气不破除,谈何创新!

东北科教资源丰富、名校众多,这些优势远远超过深圳,但这种知识资源很难向产业扩散,也没有更多地转化成创业创新的实践,没有形成良好的创新环境。长春“摆渡工场”总经理王光明感慨,现在做创客孵化缺的不是钱,有很多社会资本在寻找投资机会,缺的是好项目,这不是单个孵化企业能够提供的,而是要形成创新土壤,发挥聚集效应。“在中关村,也许一个创意出来后,你都不用离开写字楼就能找到跟你对接的技术、应用,在这里很难实现。”

为了解决部分干部“不作为”的问题,今年以来,哈尔滨市开展了“应、增、强、促”活动,就是“应常态、增信心、强定力、促发展”,以使政府机关在“四个服务”上实现突破——在服务经济发展上实现突破,在服务民生改善上实现突破,在服务社会和谐上实现突破,在服务政治清明上实现突破。吉林省出台了加快科技创新的“一个意见、三个办法”,要求消除行政管理横向、纵向限制,以降低创业创新成本;坚持“事前”不干预,加强“事中”指导和“事后”扶持。

这种“长子情结”削弱了一些东北人的自信心和创新精神。在东北,不光是国有企业,即使是民营企业,创新的活力与激情也远远没有完全迸发。东北的民营企业往往集中于服务业和房地产业,而且对政府有着强烈的依附性,甚至一些民企做大后,产生了明显的“国企派头”。在全国工商联评选的“2014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中,东北三省仅有14家企业上榜。

在齐齐哈尔采访,谈到经济不景气但社会比较安定时,一位领导说:“这主要是这些年抓民生的成果,但也可能还与东北人的心态有关。尤其是我们这个地方,地广人稀,插个筷子都能活,人们的幸福期望值并不高,有吃有喝,悠闲自在,折腾个啥呀!”这种社会心态不改变,何有创新?!

在采访东北的几十家企业中,记者普遍感受到一种“长子情结”。这其中既有自豪感、责任感和奉献精神等积极内容,也有怀旧心态、补偿心态、依附心态等消极成分。不少企业负责人自觉不自觉地流露出东北为国家作出过巨大的贡献与牺牲,国家现在就应该大力补偿,而前些年的倾斜是远远不够的,总是期待国家能像一五、二五时期那样大量投资东北,能在东北安排一批大项目。一位国家宏观部门的干部在接受采访时说,“东北的同志都是来要资金,要项目的,很少要政策;即使国家给了特殊政策,东北往往也没有用足用好”。

在很多地方已经不是问题,在东北依然是问题,而且是根深蒂固的大问题。东北今天出现经济落后的局面,很大程度上在于其观念一直在掉队。“一切落后,来自观念的落后。”在东北这一点已经形成共识。观念“欠账”,成为东北发展“欠账”中最急需补上的一课!

切不可以为东北干部群众就是一味地躺在能源和重化工业身上过日子。其实,他们也早就认识到经济结构单一的弊端,也早就动手大力发展民营经济,发展新兴产业,致力于创新创业。今年上半年,辽宁省扶持创业带头人7729人,带动就业4.85万人。

振兴东北,必须“着力鼓励创业创新”,因为“抓创新就是抓发展,谋创新就是谋未来”。不过,记者在东北采访期间,不少干部群众认为,东北的市场发育不完善,内生动力薄弱,创新环境不够理想。要真正激发调动全社会的创新激情,持续发力,就必须像习近平总书记要求的那样,“积极营造有利于创新的政策环境和制度环境”。

在哈尔滨机器人园区,在长春摆渡工场,在大连软件园,一批又一批年轻人埋头创新的激情让人感动,而在一些传统企业弥漫着的“等靠要”的气息,则令人心焦。

创新,本质上说是一种市场行为;而且,创新的成功也是随机的偶发的。政府如果直接插手,管得越多可能会越乱。政府的职责就是提供服务,营造公平的市场环境。努力破除创新链条衔接不畅、分散封闭、交叉重复等“碎片化”现象,是政府应尽的职责。

大众创业也好,万众创新也好,关键是一个“众”字!东北,期待你能凝聚人气,尽快形成一种创新文化!(经济日报记者 韩霁 顾阳 杨忠阳)

在哈飞汽车,少数职工不愿到新组建的合资企业工作,说是不为资本家打工;一个28岁的小伙子竟要求买断到60岁的工龄,认为国企就该把员工管到退休。这种社会观念不转变,哪来创新!

另外,基层部分政府官员“不作为”的现象,不想作为,不愿作为,不善作为,不敢作为,应该引起高度关注。在严厉打击腐败的大环境下,眼见没了“油水”,一些基层官员在“收手”的同时,也“冬眠”了。以前是“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现在常常是“门好进,脸好看,话好听”,但是“事不办”!

当然,任何事情都不能追求整齐划一。像一些产能过剩行业的老国企,现在连吃饭都成了问题,有何精力去创新?但一些暂时遇到市场低谷却拥有一定技术储备的企业,应该果敢地走向市场,创新技术,创新产品,创新营销模式,开拓出新的天地。至于新兴产业和民营企业,就更应该激活创新“基因”去创造,在投身市场中创造市场。切不可“一等二看三落空”。

要形成一个理想的创新环境,首先要提振士气,凝聚人气,才能从创新“洼地”迈向创新“高地”,才能“发挥创新对拉动经济的乘数效应”。

长春市突出抓科技型“小巨人”企业,推动企业向“专精特新”方向发展,去年底,“小巨人”达到350户。许多企业产能过剩,而“小巨人”企业却普遍产能不足。吉林通用机械有限责任公司的机器人智能制作新模式项目,就是一个“小巨人”,总投资5000万元,年产工业机器人200台,每台50万元,年利润可达2300万元。

首先要反思的是政府。不少政府官员有强烈的“路径依赖”,习惯于用行政力量配置资源,偏好于直接组织招商引资和项目实施,擅长于直接下达指令性经济指标和产品指标。实际上,这样的事情管得越多,就越可能窒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激情。

中科院大连化物所主持的“甲醇制取低碳烯烃技术”,获得了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尽管这项技术早在4年前就实现了商业化运作,但在技术发明地辽宁却无人问津。“东北的企业决策很慢,往往几个月后才能拍板,而南方的企业则主动上门,甚至成果还没出来就付定金买断。”

在大连亿达软件园,专门从事银行信息化服务的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这边的业务拓展模式还是凭关系为主,我们在维护客户关系上下的功夫甚至超过软件开发”。他坦率地说,“要不是我本人和股东们都是当地人,我早走了”。

因此,“振兴东北,最终要靠东北自身,要靠创业创新”。李克强总理期待:“要靠改革激发上亿东北人的积极性,释放巨大的市场潜力和社会活力,要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让东北变成创业创新的新热土。”

沈阳远大集团实行科研项目公司制,科研人员可从科技成果转化中终身提酬。比如新研发的pm2.5除尘设备,研发团队可以提取销售额的3%。不过,像沈阳新松机器人那样,2000名员工中有1500人搞研发,这在东北还是凤毛麟角。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wymuooum.cn定远气纵经牧业有限公司 - www.wymuooum.cn版权所有